按此,跳至主要內容。
字型大小
預設字體大小 較大的字體 最大的字體 訂閱RSS 自訂色彩 網頁指南 流動/無障礙瀏覽 English 繁體 简体
訂 閱
天氣 交通

多項政策保障勞工權益

2017年11月09日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

主席:

 

多謝各位議員發言和提出意見。我會就各項勞工和福利問題作出簡短回應。不過在回應之前,我想澄清一點,就是我剛剛留意到有傳媒報道,我在上一節指香港人口會在2026年下跌。不過,剛才何啟明議員發言時實際上都間接替我澄清了,我的說法是:「如果我們沒有單程證的話,我們的人口可能在2026年下跌。」不過現時的估計,因為有單程證,我們的推算是2042年之後,人口會下跌。

 

在勞工的議題,其中一個比較多議員發言表達關注的是取消強積金(強制性公積金)「對沖」的問題。政府對這個問題的立場是堅決的,亦願意加大政府的財政承擔,以減低取消「對沖」對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的影響。

 

政府會在取消「對沖」安排的大前提下,繼續與僱主和僱員理性商討。我們希望在年底前提出一個獲得勞工界及商界更容易接受的方案。

 

就着工時政策,我們完全明白勞工界對標準工時立法的訴求,並對政府就這項重要課題提出的立法方案有不同看法。雖然施政報告及施政綱領都沒有提及工時政策的相關措施,我們也細心檢視就這項重要課題提出立法方案的決定,並繼續聽取各界意見,研究以甚麼方式繼續推動改善工時政策。在人力事務委員會,這個問題我們有與大家交流意見。

 

就着侍產假和產假,譬如剛才張宇人議員亦都提到是否應該先輸入外勞,然後才去「加假」,即增加侍產假和產假。在上一節我都簡單提及過,增加產假是對勞工市場有正面影響,我在這裏不再補充。黃碧雲議員提到侍產假的問題,我都很高興,因為她明顯地支持將日數增加至五日。就產假問題,我希望郭偉强議員不要誤會,我一直都說,我們希望在2018年完成有關檢討,不過因為要修改法例,和有可能涉及政府一些政策去配合,整體預備修改法例和準備工作可能需要三年才能實施這一部分的工作。我想提出一點,潘兆平議員都提到,黃碧雲議員都有提到,關於(僱員放取)產假或侍產假是(領取)全薪抑或是五分之四的問題。不過我只是想提一點,就是國際勞工公約的第183號(提到最少14個星期(的產假),(僱員領取)最少三分之二的人工。實際上,我們的(懷孕僱員領取)五分之四(的薪酬)已經比這個公約要求高一些。不過亦要說清楚,特區(政府)是沒有確認有關部分。

 

在退休保障的問題,因為有三位議員就致謝動議提出修訂,要求政府實施「全民退休保障」。實際上,上屆政府於2015年至2016年,用了六個月時間進行廣泛而深入的退休保障發展諮詢。之後再用半年時間,就收集得來的意見及各項政策選擇的分析,作出清楚而明確的政策決定。

 

行政長官在較早之前清楚表示,本屆政府不會考慮推行全民養老金這一類型的政策。剛才在發言的時候,潘兆平議員提到公共年金制度是為一些有錢的退休人士而設。不過我希望大家留意,現時提出的方案,基本上入門是五萬元。政府現正研究,當推出公共年金制度後,這個公共年金制度,與現時政府在社會保障的制度如何配合,讓不同階層的長者得到較好的退休保障。

 

另外一個問題,大家有提到---好幾位議員包括陳恒鑌議員和柯創盛議員都有問到,關於高額長者生活津貼何時推行。我們的目標是明年年中實行。亦有意見提到關於將(領取)生果金(高齡津貼)(的合資格年齡)由70歲降至65歲。其實這個問題在香港已經討論了30多年,第一次在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討論,如果我沒記錯,應該是1984年,一直都沒有結論,結果現在一直維持在70歲。不過在很多其他場合,在過往討論退休保障,我都提到,日後當大家都活到120歲的時候,究竟何時領取生果金呢?這個問題日後大家可以再討論。

 

關於基層勞工的問題,陸頌雄議員在上一節提到,關於基層勞工的薪酬,亦提到政府外判合約的問題。在過往這六、七年,基層勞工薪酬的增幅,是較中層或高層的薪酬增幅快。不過這可能與我們的勞工市場,特別是基層勞工的人手越來越緊張的問題有關。勞福局(勞工及福利局)和相關政策局及部門,已經成立了一個跨部門、跨局的工作小組,探討政府外判合約如何保障勞工的基本權益。政府這些外判合約的目標,最主要是尋求聘用的靈活性,並不是為了節省金錢。所以我們希望在這個檢討裏,能夠加強對基層勞工的保障。

 

扶貧問題方面,施政報告提到關於在職家庭津貼計劃措施的改善,之前我們稱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我們日後拿走「低收入」這三個字,剩下在職家庭津貼計劃的措施。似乎大家都對有關施政報告的建議大致上接受。不過有些意見---譬如郭偉强議員提到工時192(小時的申請門檻),他覺得不太滿意。他提出每星期應該工作44小時,所以(申請門檻)應該是176小時。不過我想提一提醒郭(偉强)議員,我們一年有52個星期,有12個月,平均每個月有4.33周。計算起來,每一個月平均是191小時,所以「192」是一個較好的雙數,與每星期44小時相當接近。梁志祥議員提到申請比較複雜的地方,有兩點。第一,我們的申請表格更改過最少兩次,我們不斷聆聽意見,如果有需要更改、簡化,我們會盡量做。事實上,很多當散工,特別是當家庭鐘點傭工的,可能他在過往半年時間服務十多二十個僱主。在這個情況,基本上他沒有甚麼辦法提供有關的工時證明。所以我們有大約20%的申請者可以申報,而如果他們能夠在工時或薪酬收入方面提供一個比較清晰的證據的話,兩者我們都可以計算出來,因為我們大約知道很多工種的大約時薪是多少,所以知道他有多少收入的話,我們便知道他的工時是否符合有關要求。所以,只有部分需要宣稱他的實際情況。

 

有議員提到,關於在扶貧工作中,特別是兒童貧窮的問題,這個亦都很值得我們關注。在職家庭津貼計劃的設計核心,是希望幫助兒童,特別是減低跨代貧窮的情況。不過有一點我想指出,就是如果大家有留意今次在職家庭津貼的改善措施,實際上它並不是針對活在貧窮線下的家庭。今次的改善,絕大部分都是(針對)剛剛在貧窮線上面的(家庭),所以也是同一個理由,我們刪去「低收入」三個字。這也是上屆政府到現在,我們都不是很希望去訂一個所謂滅貧或減貧的目標,因為要幫助的不只是活在相對貧窮線以下的人,也要幫一些僅僅高過貧窮線的朋友。如果我們訂一個減貧目標的話,就可能會有政策傾向,純粹集中在那些活在相對貧窮線下的人。

 

有議員提到貧富懸殊的問題,特別提到堅尼系數。主席,我不想用太多時間解釋堅尼系數的問題,因為有人已經批評我在立法會好像在講課,不過我只可以解釋我們的堅尼系數會不斷上升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我們的退休人士數目上升,以及家庭人數下降,這兩項在統計上會自然產生堅尼系數不斷上升。

 

安老問題,很多議員都表達了意見,我也不想用太多時間逐一回應。在施政報告中,事實上着墨不算太少,不過我希望大家閱讀《安老服務計劃方案》的具體細節內容。例如剛才容海恩議員所提的意見,實際上已盡錄在這個計劃方案中,也就是說容議員的意見我們較早前已全部接納了。很多時候我們看安老的問題,例如行業人手不足的問題,實際上一定要很多方面、不同方面下手才能解決。加人工只是一個簡單的說法,甚至我們說輸入外勞也仍是一個簡單的說法,因為真的要去解決這個問題,是要解決很多工作設計、工作流程、工時設計等事宜。所以我只會推介大家去看這份《安老服務計劃方案》的31至33頁,特別是關於建議12,12提到各方面如何去改善人力的問題。

 

容海恩議員和葛珮帆議員在另外一節(辯論)也提到有關樂齡科技方面,政府已經在施政報告建議成立一個基金,(預留)十億元,希望可以鼓勵機構能購買科技以協助提升他們服務的效率。

 

關於整筆撥款的津助制度,基本上我不詳細提了,不過正如邵家臻議員也提到,有關整筆撥款津助的檢討,社會福利署已經開展了跟業界去商討如何進行有關的檢討工作。

 

有幾位議員提到有關託兒的問題,特別是黃碧雲議員。在上一節(辯論)我已經提到香港大學已經正替我們進行研究,希望研究完成後我們能就日後在幼兒服務,特別是託兒方面的發展方向和規劃的問題,我們亦要作出有關改善。

 

邵家臻議員提到關於長遠社會福利規劃的問題。不過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說,長遠的社會福利規劃並不等如一定要有一本書,而那本書叫白皮書。因為相對90年代,其實我們今時今日的社會福利服務的發展,實際上已是相當複雜。單是《安老服務計劃方案》,整個制訂過程花了三年時間。我們將會進行有關康復服務的計劃方案,我們也預期用兩年的時間。一個福利規劃是包含了安老服務、復康服務、青少年有關福利方面的服務、家庭服務和許多其他相關的社會福利服務的發展。其實今日如果我們要做一本白皮書,要涵蓋所有社會福利服務規劃的話,單要完成這本書可能都要十年時間。所以我們現在採取的策略是就着每一個政策範圍,作出一個長遠的社會福利服務規劃的工作。

 

有議員提到關於少數族裔的問題,因為它涉及最少六個政策局的工作,所以我只能簡單地回應一小部分,就是勞工處在過往協助有關少數族裔朋友求職的問題。大家如果有去過勞工處的招聘中心,就會看到它很多時候都有聘用少數族裔的朋友幫忙協助求職的朋友,以及有些重要的告示也是用六種語言協助少數族裔。

 

主席,勞福局的主要使命是要保障勞工權益和改善弱勢群體的福祉。我和勞福局的同事,加上勞工處和社會福利署會繼續制訂和推行各項適切的勞工和福利政策措施,希望得到各位議員支持。我謹此陳辭,希望各位支持本年度施政報告致謝動議的原議案。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1月9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三節:改善民生)致辭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