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此,跳至主要內容。
字型大小
預設字體大小 較大的字體 最大的字體 訂閱RSS 自訂色彩 網頁指南 流動/無障礙瀏覽 English 繁體 简体
訂 閱
天氣 交通

研有限度輸入外勞紓緩人手不足

2017年11月09日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

代主席:

 

我感謝各位議員發言和提出意見。

 

剛才政務司司長就整體人口政策已作出回應,我只作一些補充。

 

其中一項在這一節辯論中最富爭議性的是關於輸入外勞。有四位議員表示贊成,有四位議員表示反對,剛好打和。我聽到張宇人議員、易志明議員、鍾國斌議員和邵家輝議員提到在建造業、運輸業、港口物流不同行業聘請人手的困難,亦聽到其他幾位反映一些勞工界關心的問題。

 

我想跟大家分享少許我們如何看待輸入外勞問題。例如潘兆平議員提到究竟我們有否忽略以單程證來港家庭團聚的個案?在政府統計處的推算裏,實際上一直有考慮這個問題,不過,可能大家只看到過往兩年單程證的數字差不多每天都用到150個名額,這最主要是因為兩年前,內地放寬成人子女來港,但這個數字很快在今年之內便會開始下跌,而據我們估計,數年後,每天單程證的數目就會下跌至每日只有大約100個。雖然是這樣,我們也有計算到單程證的情況。若非因為有單程證,我們的人口到了2026年就開始下跌。到了2026年,過身的人會比出生的人多。大家只要看一些簡單的數字就會明白,輸入外勞的問題是遲早我們都要面對和考慮的。實際上,現在我們每年有約六萬名嬰兒出生,如果平均每人(可活到)90歲,大家計算一下便會知道長遠我們只有540萬人,而目前我們有700萬人,所以對於香港人口問題,我相信大家都要去思考。現在,據統計處估計,到了2019至2022年就是勞動人口的高峰期,到了2022年之後就會開始下降。事實上,這個估算已經計算了在未來高齡人士的就業參與率是有上升的,亦估計了婦女的勞動參與率是不斷上升的。不過,在這兩者皆不斷上升的情況下,整體勞動人口到了2022年都會下降。當然這背後有很多數學問題,有些朋友經常問,為何所有年齡組別的勞動參與率都上升,但整體人口的勞動人口會下降?這只是加減乘除的問題。當然,我知道大家很關心輸入外勞的問題。不過,大家要思考,從特區政府的角度,我們明白一定要加強培訓、加強許多行業的專業形象、提升其吸引力,這是我們必須努力去做的。不過,在這前提之下,如果個別行業在吸引新人入行時仍存在人手嚴重不足的情況,政府有責任務實地與持份者探討如何採取適當措施,有限度和針對性地輸入外勞。

 

大家都提到安老行業的問題。特別是潘兆平議員提到資助院舍(員工)的薪酬較高,卻為何沒有吸引力?梁耀忠議員則引述統計數字,表示安老行業的(薪酬)中位數是12,000元;不過在資助院舍,的確就像潘議員所說,中位數是15,000元。不過(人手)空缺率在資助院舍是18%,在私營安老院(私院)是8%。薪酬相差3,000元,但反而資助院舍高了大約10%的空缺率,究其原因,我想勞工界的朋友都明白,是因為私院可以輸入外勞,這就是兩者最大的分別。

 

剛才我聽完梁耀忠議員的發言後,我相信如果梁耀忠議員有看施政綱領或最近的新聞報道,可能會改寫他的演辭。因為剛才他大致上的意思就是我們應該首先改善聘用條件,應該加人工。其實(在施政綱領中)已經這樣說了。所以,我不知道梁耀忠議員可同意我們在改善了聘用條件,加了人工的情況下,若仍然請不到人,我們是否真的要考慮我們還有沒有足夠人手照顧長者?

 

當然,很多議員提到輸入外勞,其中是很多其他政府的政策都會面對的一種批評,我特別覺得有趣的。以前我不在政府內,通常我們向政府給予意見時,政府有兩個很大的理念的高欄是有關政策的,就是一、怕我們的政策有先例,或者二、政策會有延伸的影響 --- 即precedence或read-across。但是,我們說輸入外勞是看具體情況,這個行業是真的有困難我們才會考慮,不會因為有一個行業輸入了外勞,其他行業就會輸入外勞。雖然這兩個理念是重要的:先例的問題、延伸影響的問題,但很多時候在施政要創新的時候,兩個重要理念的高欄我們要認真考慮和仔細分析。

 

另外一個很多人都提到的問題就是婦女勞動力。施政報告提到,我們已委託香港大學就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進行研究並提出建議,希望明年第一季完成。不過,雖然我們不斷提到託兒服務、課餘託管等工作,我也想有一個註腳,因為有時我們說這個問題聽來有少許功利,像是說我們要做好幼兒服務,做好其工作,就是為了令婦女外出工作。是,它是有這個效果,但整個政策有兩個很重要的重點,一個如果用英文去說就是pro-choice,第二個是pro-child。Pro-choice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能提供足夠和優良的幼兒照顧服務,就能讓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可以有一個選擇,留在家中或外出工作,這是一個選擇的問題。第二個原則的考慮,所有幼兒服務,課餘託管也好,甚麼都好,實際上重要的地方就是我們如何向幼兒、青少年提供很好的成長環境和機會。這也是政策的重要考慮,並非為了令人外出工作就甚麼都去做,當然,增加勞動人口是重要的部分。

 

莫乃光議員提過關於如何在持續進修基金包含多些資訊科技的課程,我們會在本月21日的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會議上,交代我們過去的檢討和研究,希望屆時莫乃光議員可以列席這個人力事務委員會會議,大家討論這個問題。

 

就產假的問題,雖然可以在下一節討論,主席,但因為涉及剛才勞工的問題,例如鍾國斌議員提到,擔心我們如將產假延長,會否令聘請人手變得困難?我只想提兩點。一,在國際的經驗裏,延長產假的客觀效果是增加了婦女的勞動參與率,當然香港的情況會如何,我們不知道。當然,也有僱主會立刻說整體的勞動參與率提升對我有何意思?我在聘請人手(替代)時要多聘數個星期,是否可以?實際上,一般來說,一些代職人士,你聘用他十個星期、14個星期或15個星期,其實分別很小,甚至有些行業,你聘用他十多個星期,可能會比聘用他十個星期容易。

 

另外,有關人才清單的問題,主席,我今日不作詳細解釋,不過事實上,在社會上有許多誤會,甚至在兩年多前也曾經在網上流傳過一份虛假的人才清單,有些朋友只記得該清單的內容,那是假的,事實上,我們還沒有一個清單。我們會利用未來數個月的時間去諮詢有關持份者,我們的顧問研究團會提供一些意見,我們稍後也會有機會來到立法會跟大家交代。

 

關於學生或青少年自殺問題,因為跨局、跨部門的工作小組目前在籌備工作階段,所以日後我們會再詳細交代,我們當然樂意聆聽各位委員的意見。

 

剛才很多議員提到一些其他勞工和福利的課題,我會在下一節的辯論聽取其他議員的發言後,才一併作回應。

 

主席,我謹此陳辭,希望各位議員支持本年度施政報告致謝動議的原議案。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1月9日在立法會會議就行政長官2017年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第二節:優質教育、人力培訓及與青年同行)辯論的致辭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