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此,跳至主要內容。
字型大小
預設字體大小 較大的字體 最大的字體 訂閱RSS 自訂色彩 網頁指南 流動/無障礙瀏覽 English 繁體 简体
訂 閱
天氣 交通

一帶一路倡議推動雙向合作

2017年09月04日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

多謝各位傳媒朋友、Vincent(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羅康瑞),亦多謝TDC(香港貿易發展局)與我們合作,準備這個今年香港最重要的一場經貿活動。自從國家於2013年分別在兩個不同的國家宣布「一帶一路」倡議後,過往幾年間,很多策劃工作已開展。正如今日這個高峰會的題目,已不再只是說說,而是做工夫的時候,所以是「化願景為行動」(From Vision to Action)。

 

回顧過去20年,國家的經貿和經濟發展,可以說是踏着一個很大的國際浪潮。這個浪潮是跟隨着全球一體化和貿易自由開放的,國家亦確實取得成功。我記得20年前,中國在全球經濟貿易體系來說是位居第11位,及至2017年,已是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系和貿易體系。

 

在這段時間,香港可以說是「食正條水」,幫助國家做推廣的工作。我們利用了「虛位」(strategic position),即作為金融、貿易、航運國際中心的地位;利用作為「先行者」(early mover)的角色,配合國家「走出去」;亦充分利用我們的專業服務和專業人才;結果是在這段時間,香港基本上可以說是與國家一起「走出去」,亦將很多投資「引進來」。

 

我們再展望未來20、30年國家的政策與全球的經貿大形勢,很明顯「一帶一路」會是一個主力,甚至是主導。「一帶一路」倡議,不是一個單向的倡議,不是one way street,而是雙向和立體的。雙向的意思是,除了中國的資金、投資和基建「走出去」,同時亦可以看到很多是透過香港進入內地的,成為雙向合作。我們亦見到這類投資,不只是單項,不只投資一個項目,而是透過雙邊合作提升夥拍國家的整體經濟。這對沿線國家的互動、互助和共贏有很大的影響。

 

我們很自然會問,在這個大趨勢,在這股順流中,香港可以擔當一個甚麼角色呢?我相信稍後主席(香港貿易發展局主席羅康瑞)會談到9月11日的高峰論壇,那是一個很重要的起點。從策略上看,香港在「一帶一路」可以有甚麼角色呢?我在過去這兩個月和貿發局和各界別簡單地討論過,我認為可以歸納出大概十個方向,作為藍本,我看到今次高峰論壇亦吸納了部分方向。

 

第一,我稱之為政策解碼。「一帶一路」好像是一個很大的政策,有些人會擔心這與我們小香港有甚麼關係;或擔心是否只得大企業才能掌握;又或者覺得需要「走出去」,會否像是將香港帶出去,那香港本身定位是怎樣呢?所以第一樣要做的東西,是要透過政府與政府之間去做,如何理解政策,怎樣轉化為可用的商機。

 

記得上月我和特首到北京時,與發改委(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及商務部等相關單位開始討論,在「一帶一路」下香港和中央、香港和部委,以至香港和不同的地方政府如何推動,將政策轉化成一些商機。這方面要透過雙方簽署的一些協議,透過直接對口商談,以至利用我們在內地不同的經貿辦事處去跟省市商討,例如,國家在過往幾年在沿線國家訂了56個自由貿易區(境外經貿合作區)。如何爭取商機,這是第一個方向。

 

第二,是和企業一同合定方略,制訂商業上的策略。

 

第三,說得更實際些,我相信這亦是今次舉行這個高峰論壇的一個重點,就是項目對接(business matching)。實際上有些項目如何找人合作,在商業上最能夠做到的,連接起來,我們便能參與。

 

第四,在項目對接中,香港可以扮演匯財融資的角色,利用香港的資產管理、金融管理,以至集資這類方式去做,亦包括新興的金融項目,如綠色金融,這對持續發展相當重要。

 

第五是專業合作,這正是香港的強項。我們不單透過資金或投資做工夫,香港確實有很多專業人才,由法律、會計、保險,以至建造業方面的人才,或者在設計項目,以至糾紛處理等。這一系列的專業項目將來在「一帶一路」中會有很多商機。

 

第六是貿易聯通,在「一帶一路」中,貿易可能是主導。我們看到過往國家「走出去」的時候,彼此之間的商貿會大大提升。香港作為一個貿易平台是最好的,包括「走出去」和「引進來」,而且可利用香港獨有的地位。香港與國家有自由貿易協定,就是CEPA,我們亦與很多沿線國家開展了一些自由貿易協議討論,例如我們即將與東盟簽訂貿易協定和投資協定,作為一個貿易聯通的平台。

 

接着的一項是我從法律界學到的,名為「裝身」,即「整裝出發」。有些項目雖然在沿線國家是透過國家企業「走出去」,但最好是在香港成立公司,為這個項目提供支援,令他們受惠於香港的法律及專業服務,將來若有需要處理糾紛,亦可利用香港的調解方式處理,這便是可以利用香港的地方。這正正印證了香港在「一帶一路」中的參與不只是「走出去」,亦可以立根於香港。

 

接着是如何處理風險或解決爭端,即是risk assessment和dispute settlement。

 

再接下來是共同推廣。在「一帶一路」下,我們很多時需要利用香港的資訊優勢或推廣宣傳的人才。舉例來說,在旅遊業方面,香港作為旅遊終點或「一程多站」的重點,在很多方面可以與內地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推銷及推廣。

 

最後一項是人才方面,香港不單具備專業人才,亦是一個好好培訓、培養或進一步匯聚世界各地人才的地方。「一帶一路」帶來這麼大的商機,既有「走出去」,亦有「引進來」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匯聚及慢慢培養人才。

 

所以整體來說,香港在「一帶一路」的發展,既能迎合國家兩個重要的發展方向,一個是「一帶一路」,另一個是大灣區,亦可利用香港本身的條件,透過與大灣區合作,及在「一帶一路」下利用國家「走出去」和透過「五通」發揮香港的長處。這亦是特區政府為何把「一帶一路」這個重要的政策倡議放在施政重點中,並作為商經局的重點項目。將來我們對外的經貿政策,包括自由貿易協定的簽訂,將來海外辦事處的成立,或繼續與內地不同省市的商談,這會是一個引領的方向,亦是我們必須利用的機遇。

 

我希望9月11日舉行的高峰論壇,是一個很好的起點,亦希望論壇將來能成為在「一帶一路」商機上,一個重要、能每年舉辦的平台。多謝大家。

 

(以上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9月4日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記者會的開場發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