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型大小
預設字體大小 較大的字體 最大的字體 訂閱RSS 自訂色彩 網頁指南 流動/無障礙瀏覽 English 繁體 简体
訂 閱
天氣 交通
Facebook Myspace Twitter Xanga
父子兵

父子兵: 胡炳泉(左)自資成立香港戒賭中心,兒子胡文威亦以「賭徒家人」的過來人身分,輔導求助賭徒的家人。

澳門遊

澳門遊: 當年一家人遊澳門,卻只得胡文威在賭場門前留影,泉哥則在賭場「搏殺」。(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助同行

助同行: 曾當的士司機的泉哥戒賭後,努力協助身邊的「行家」脫離賭海。(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大家庭

大家庭: 香港戒賭中心每星期舉行兩次晚餐聚會,讓求助者有家的感覺。

戒賭不離父子兵

2013年06月16日
   他曾經是個「爛賭」的壞爸爸,欠債纍纍,教兒子說謊應付債主;今天,他已痛改前非,積極助人戒賭,是兒子的榜樣,更是兒子心目中的「200分」好爸爸。他,是胡炳泉,香港戒賭中心創辦人,與兒子胡文威一起全職在中心服務,輔導賭徒脫離賭海,把賭徒帶回家。
 
   62歲的胡炳泉,人稱「泉哥」,七歲便開始賭博。「我童年便賭撲克牌、三公、十點半和魚蝦蟹,長大後賭十三張、牌九、大檔等等,總之有得賭的地方,我都會去。」
 
   泉哥當年賭得天昏地暗,二十出頭當的士司機時,賭得最凶,每天只工作一小時,卻花逾16小時在賭枱上。為了賺取賭本,他向遊客騙取車費。「本來只是四元的渡輪過海附加費,我卻收取400元,甚至1,400元。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的行為很恐怖。」
 
   賭博當然沒有為他帶來財富,而是欠下數十萬元賭債。當年這筆錢足以買下五至六輛的士。


投注站「親子時間」
 
   泉哥指,自己曾經是個不負責任的爸爸,不單沒有好好教導子女人生道理,反而教當年只有六歲的兒子胡文威說謊。
 
   現在三十出頭的胡文威回想:「家中的電話響個不停,都是打來追債的,他們凶神惡煞,粗言穢語。爸爸教我說『他不在家』,我也只好跟著說。」遇到惡形惡相的債主臨門,胡文威總是被嚇得摟着媽媽。
 
   昔日的家庭照,常常不見泉哥蹤影。有一次,一家人同遊澳門,拍下來的照片,只見胡文威獨個兒在葡京酒店外留影,泉哥則在賭場內「搏殺」。此外,泉哥跟子女的「親子時間」,就是和他們一起到投注站,然後讓孩子站在門外等他下注。
 
爛賭父變二百分爸
 
   幸好泉哥沒有完全輸掉家庭。1987年,他在家人和信仰的支持下決心戒賭,花了十年時間,靠當的士司機的收入,終於還清賭債,並開始協助的士同行中的賭徒改過自新。
 
   泉哥在2007年決定放下工作,在觀塘自資成立香港戒賭中心,全職協助賭徒。多年來,中心沒有接受任何機構資助,只靠捐獻營運,至今受惠的賭徒及其家人超過2,000人。
 
   泉哥特別感謝太太和子女的原諒和支持。他常常提到,要太太受苦多年,叫他很過意不去。戒賭中心每星期舉行兩次晚餐聚會,太太會到中心幫忙做飯,與求助者和家人一起享用,讓他們有家的感覺。
 
   雖謂家醜不出外傳,泉哥每次認識新朋友,都會分享自己過往的「爛賭醜事」,胡文威並不介意,反而由衷地敬重他:「我以他為榮!無論爸爸以前怎樣差勁,怎樣『爛賭』,現在他已改變,還與其他病態賭徒分享經歷,協助他們戒賭。」
 
   賭債還清後,泉哥一家四口本來可以悠閒地生活,但泉哥卻選擇放棄原來工作,獨資營運戒賭中心,每月都要面對可能虧蝕的壓力。胡文威並沒有埋怨父親,還讚賞他是雙倍滿分的好爸爸。
 
  「我會給他200分!他不只為自己的家庭努力,更為一些不認識而同樣有賭博問題的人付出,多做了100分的工作。」
 
離職進修協助戒賭
 
   爸爸對戒賭工作的堅持,也令胡文威學會身體力行。一年前,他決定放棄在跨國保險公司的高薪厚職,進修心理輔導課程,全職在中心工作,「父子兵」雙劍合璧,一同協助賭徒。
 
   泉哥事事親力親為,曾經親自到澳門帶賭徒回家。兒子胡文威亦以「賭徒家人」的過來人身分,輔導求助賭徒的家人。他說:「自己的爸爸回家了,希望其他賭徒的子女也能早日尋回爸爸。」
 
   在他心目中,爸爸可謂「亦師亦父」,「我像跟了一位好師傅,爸爸多年不斷協助賭徒戒賭,累積豐富經驗,我能在他身邊學習,汲取這些在學校裡學不到的經驗。」
 
   對於兒子選擇在事業的高峰放棄高薪厚職,泉哥沒有覺得可惜,還認為:「兩父子能夠一起做有意義的工作,不是人人都有這機會,更應特別珍惜。」
 
   民政事務局亦設立戒賭熱線1834 633,協助有需要的人,並於2003年9月成立平和基金,向非政府機構提供資助。


獲批准的慈善籌款活動